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 

 這是香港歷史上最恐怖的無形殺手。

 非典型肺炎(嚴重急性上呼吸道感染)由新變種的冠病毒引起,2002年底在廣東省爆發,翌年初肆虐廣州,並於二月經過一位廣州大學教授把病毒傳到香港。

 這種從未被發現的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,使它得以輕易透過與廣州教授入住同一家酒店的國際旅客,就送到世界各地。隨著越南,加拿大及新加坡先後發現病例,病毒亦在香港迅速蔓延。

 病毒最先入侵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8A病房,跟著便隨著當時一無所知的病人和醫護人員,傳播到社區去。香港的擠迫居住環境,令病毒得以大規模地爆發。其中牛頭角淘大花園E座是重災區,樓宇一度對外封鎖,其後所有未遷走的居民更須入住隔離營。事件後來被指是屋院的去水渠位和強力抽氣扇設計出問題。

 四月一日愚人節的疫埠流言,令香港人忙了一個下午搶購物資。香港人隨即進入最高戒備狀態,街上滿是載口罩的途人;外國的遊客不敢來,香港人又不敢上街,出國更是障礙重重。

 突然而來的疫病,也令醫療體制在硬件和人手上出現緊張,醫護人員工作量大之餘,亦面對生存的威脅。事件中最後有幾名醫護人員殉職,包括屯門醫院醫生謝婉雯(上左圖)。

 最後,非典型肺炎在香港使1755人受感染,299人病逝。香港在6月28日正式獲世衛從受感染地區名單中除名,結束了香港維期一百天的「非典型惡夢」。
 雖然「沙士」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,但亦非必定致命。事實上,疫潮後已有更多證據證明只要治療恰當,病毒並不一定會對生命構成威脅。不過,由於疫症爆發初期社會對疫症並不了解,加上富戲劇性的大規模爆發陸續出現,市民難免出現一陣恐慌;此外,由於國際社會對事件同樣無知,加上當時並未掌握治療方法,世界衛生組織亦對疫症高度戒嚴,使香港無論對外對內的一切活動,皆陷入一片癱瘓,大眾情緒跌入低谷。

 可是,在疫潮中被高度抑壓的香港人,在事件後期卻表現出難得一見的團結精神,無論是商界及普羅大眾,都樂意同心協力,一起努力恢復香港的繁榮景象。香港人在事件中表現出的團結精神,獲得國際社會高度讚賞,不少外資機構都特別為香港進行推廣活動。此外,港人在事件過後亦繼續重視個人衛生和健康,使相關行業成為經濟復甦火車頭。不過,歸根究底,沙士事件始終是香港的傷痛回憶。

 年中疫潮以後,沙士曾兩度感染新加坡和台灣實驗室人員;年底廣東番禺再出現疑似病例,但是否確實則有待化驗--這種病毒的高度傳染性,看來還將繼續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大威脅

 有線新聞網絡為非典事件製作了新聞專輯: Special Report.

 
 

 新加坡機場的紅外線體溫監測儀。

 

 

為提倡環境衛生,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曾示範清掃街道。

 

 

 

如有意見,請電郵:harbourjournal@yahoo.com.hk   Send e-mail to harbourjournal@yahoo.com.hk to contact webmaster.

© 2003 Harbour Journal : All rights reserved.